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ilver Moon

 
 
 

日志

 
 

格聂之路(一)  

2008-10-11 17:45:12|  分类: 格涅之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格聂之行,最深刻的记忆就是路了。

车走的路,人走的路,没路的路,瞎走的路,摸黑的路,走错的路,迷失的路,被挡的路……不认识路的“向导”,自以为认识路的领军……

     其实,出发前,关于路,就出了问题。

     为检验一行人员到格聂的体能和装备,出发前几天到野花沟去拉练。一队人弄得跟真的似的。路上和真正的拉练大军相遇了,也不逊色。

 

真正的拉练大军 

 格聂之路(一) - 银月 - 银月的博客

野花沟不就个沟吗,回来时不想原路返回,冲着返回的方向另辟溪经。

没走出多久竟迷失了方向。领军两次孤军探路均告失败。第二次竟把自己给丢失了。一行人又是对讲机呼、又是扯着嗓门儿喊、又是指南针引导的……千呼万唤,近一个小时才把领军使回来。

但在领军归队之前,一行人集体领导的“遵义会议”已结束。党政军权均已交给了打小在幼儿园就听阿姨话的王力建。只见王力建手杵登山杖站在山顶环顾四周,面对四通八达的“路”,深呼吸几次后,硬把子还没握热就交出了权力。

最终,民主讨论确定了“右倾逃跑主义路线”——原路返回营地,从老路出沟。

正值大家原路返回之时,天上掉下个老羊倌儿,一行人找到救星般地跟了去。老羊倌牙没几颗却酷爱历史,一路满口豁风地大讲现代史。什么邓小平改革,叶剑英、聂荣臻在军委如何如何……还算靠谱儿,可越有年代就越走板儿了。什么毛泽东洪秀全两代并一代……69年孙玉国指挥海湾战争……等我好不容易联想到孙玉国和珍宝岛之战,吃惊老羊倌竟能记得孙玉国其人但乱安其事并想给予纠正时,老羊倌不依不饶地申明珍宝岛就是台湾岛,台湾就是海湾。

这一路历史是越讲越乱,由他说吧。只是把个历史讲成这样,路又会带成啥样?!

历史还在继续,公路已横在眼前。此时才发现我们已经饶开野花沟的大门出来了,无意中跟着老羊倌发现了一条逃票的路线。只是这次是进门买票,出门“逃票”。

事后罗浩得知此事说:丢人那,野花沟都迷!

可不是吗。

 

“遵义会议”

 格聂之路(一) - 银月 - 银月的博客

走出了“历史”和现实的困境

格聂之路(一) - 银月 - 银月的博客

 

走上格聂之路

     这样的河道、湿地、沼泽、不记得穿越了多久,这样的山岭、缓坡不知道翻越了多少。

 格聂之路(一) - 银月 - 银月的博客

 格聂之路(一) - 银月 - 银月的博客

格聂之路(一) - 银月 - 银月的博客

格聂之路(一) - 银月 - 银月的博客

格聂之路(一) - 银月 - 银月的博客 

格聂之路(一) - 银月 - 银月的博客

格聂之路(一) - 银月 - 银月的博客

格聂之路(一) - 银月 - 银月的博客 

格聂之路(一) - 银月 - 银月的博客 

格聂之路(一) - 银月 - 银月的博客

 
走着走着,就给无数道淙淙的小溪和山涧的音乐迷住了
 格聂之路(一) - 银月 - 银月的博客 

格聂之路(一) - 银月 - 银月的博客

格聂之路(一) - 银月 - 银月的博客 

格聂之路(一) - 银月 - 银月的博客 

长长的银色缎带,从草地上飘出来,飘过春夏,飘向秋冬。

格聂之路(一) - 银月 - 银月的博客

格聂之路(一) - 银月 - 银月的博客

 

“肖扎湖之路”,是我们此行的痛,至今还不知它在哪儿。

翻过了一个个山坡,深一脚浅一脚地走过无尽的河道,望着前面看不到边的一片沼泽和两边绵延不断的山峰,三个向导说出一句让人丧透气的话:“我们没有去过肖扎湖,不知道路在哪儿”

 

走到这里,谁会甘心撤退!只能向前,向高处走,走,傻走。傻走到所有蜿蜒的河流、遍地的野花、如茵的绿草、逶迤的山峰……一切一切美景都不入眼了, 那路长得让人没有了想象。只顾喘着粗气,不敢停留地傻走,生怕一坐下来就再不想动了。直到走到一悬崖边,海拔4500,见到了它!

格聂之路(一) - 银月 - 银月的博客 

 照!

 格聂之路(一) - 银月 - 银月的博客

照!

格聂之路(一) - 银月 - 银月的博客

使劲儿照!!费了牛大的劲爬到这儿,恨不能把看到的一切全吃进去!

 格聂之路(一) - 银月 - 银月的博客

 你就装吧!其实,举着相机的这个人从这镜头里啥也没看见

格聂之路(一) - 银月 - 银月的博客

这做向导的高原汉子说他走不动了,已经有高原反映了!还说没见过你们这样玩儿的,走到这种地方!是呀,我们要去的是肖扎湖,却误走到了这雪山瀑布下,难说此地是我们新发现的攻略。 

格聂之路(一) - 银月 - 银月的博客

 行走很孤独

格聂之路(一) - 银月 - 银月的博客

格聂之路(一) - 银月 - 银月的博客 

格聂之路(一) - 银月 - 银月的博客

格聂之路(一) - 银月 - 银月的博客 

格聂之路(一) - 银月 - 银月的博客

 

第三天回来的路上,走劈了。再也不走了,疲倦已到骨头缝里。 

格聂之路(一) - 银月 - 银月的博客

格聂之路(一) - 银月 - 银月的博客

格聂之路(一) - 银月 - 银月的博客

格聂之路(一) - 银月 - 银月的博客

格聂之路(一) - 银月 - 银月的博客

 

出发前几天才入伙的力建儿,说话慢条丝理,不温不火。此行没他我们无法越过那可可西里般的路(对不起,没见过可可西里,只觉得这名字足可以表现无人区和无法越逾)。

当我们面对“可可西里”一筹莫展,此力建儿慢滕滕地说:“我参加过汽车拉力赛”。我们已是一惊!一行人立马将此建儿神仙一样供奉着,好吃的送上,好马骑上,嘘寒问暖……

当我们在那陡峭的盘山路上一惊一咋地惊呼:慢!慢!时,此建儿悠悠道:“我开着房车,装着‘一房子’老外把他们拖到了西藏”,我们又是一喜。

从此,在那弯弯的山路上,此建儿一个个优雅的切弯把一行人伺候得如履一马平川。

此建儿之所以成为此行大书特书之人物,还在于当我们进入灯火辉煌的城市,此建儿慢悠悠地叹道:“此行我只记得过河了”。才知他也紧张。只是以其内紧外松换得大家一路东张西望,照片一堆。

 

力建儿驾驶的路 

格聂之路(一) - 银月 - 银月的博客 

格聂之路(一) - 银月 - 银月的博客

格聂之路(一) - 银月 - 银月的博客 

格聂之路(一) - 银月 - 银月的博客 

格聂之路(一) - 银月 - 银月的博客

格聂之路(一) - 银月 - 银月的博客 

格聂之路(一) - 银月 - 银月的博客 

格聂之路(一) - 银月 - 银月的博客

格聂之路(一) - 银月 - 银月的博客

格聂之路(一) - 银月 - 银月的博客

格聂之路(一) - 银月 - 银月的博客

格聂之路(一) - 银月 - 银月的博客

力建儿

格聂之路(一) - 银月 - 银月的博客

 

在这样的路上,心情也被路和路上的经历忽悠得七上八下,酸甜苦辣。

同营地的一个小伙子走失了,一路寻找呼唤到大本营都不见踪影。此时太阳已快落山,高寒、黑暗,大家都知道意味着什么。已给藏民凑好食品,头灯、衣物等准备上山寻找,就要出发了,远处出现一个小红点,回来了。他的同伴儿面对雪山双膝下跪,一边磕头一边嚎啕大哭……

漫漫黑夜,月黑风高,无人区差点误入“孙二娘”店……

不认路的“向导”不走了,用所带有限的食品哄着……

湍急的河流、塌陷的便桥、黑夜的无人区、被挡住的去路、突然冒出的种种、种种……是过还是不过,是走还是不走,是做还是不做……

等等,等等,全刻在我们一行人的心里了。

 

只是, 不走这样的路,又怎能见到如此丰富的色彩?

 

 

七彩的路

一场柔雨,一缕阳光,一片蓝天,一抹彩虹, 给予眼前的一切一个阳光似的光
辉,也注入了我们疲惫的意识,一切的一切便光明起来。
 
煽动、惹火着我们不顾一切地扑向大自然的欲望 

格聂之路(一) - 银月 - 银月的博客 

格聂之路(一) - 银月 - 银月的博客 

格聂之路(一) - 银月 - 银月的博客

格聂之路(一) - 银月 - 银月的博客

格聂之路(一) - 银月 - 银月的博客 

希哆 咪——   唻咪唻哆 希——

格聂之路(一) - 银月 - 银月的博客

 

理塘,藏语为“勒通”,“勒”意铜镜,“通”意草坝,意为平坦纯净如铜镜般的草原。四千多米的海拔使它享有“世界高城”之称,县城比拉萨还要高300多米 。可这地方一直给我很压抑的感觉,以至没留下一张县城的照片。

天空洁白仙鹤,
请把双翅借我,
不到远处去飞,
只到理塘就回!

 浪漫不羁的六世达赖仓央加措写下这首诗后,不是“只到理塘就回”,而是永远地走了,走得不知所终。是因为他的暗示吗?在理塘,在格聂神山,找到了六世达赖的转世灵童七世达赖。

阴云下广袤无垠的毛垭大草原,想着“那一世,转山转水转佛塔, 不为修来世,只为途中与你相见”的六世达赖,不知他的今生来世摇动所有的经筒是否触摸到了想要触摸的那个指尖;匍匐在山路上磕长头是否贴到了想要贴近的那丝温暖;转山转水转佛塔是否遇见了想要遇见的那个她?那一年是1706年,仓央加措刚刚25岁……

浪漫、神秘而忧愁的草原深处那若明若暗的光影恰似温柔几时轻愁几许的人心。

格聂之路(一) - 银月 - 银月的博客

格聂之路(一) - 银月 - 银月的博客

格聂之路(一) - 银月 - 银月的博客

格聂之路(一) - 银月 - 银月的博客

格聂之路(一) - 银月 - 银月的博客

格聂之路(一) - 银月 - 银月的博客

格聂之路(一) - 银月 - 银月的博客

格聂之路(一) - 银月 - 银月的博客

格聂之路(一) - 银月 - 银月的博客

格聂之路(一) - 银月 - 银月的博客

 

对面的格聂群峰掩映在云雾里,神秘而遥远。在黎明中我的智力被控制在宏伟的大自然中,凝固了。 

格聂之路(一) - 银月 - 银月的博客 

格聂之路(一) - 银月 - 银月的博客

格聂之路(一) - 银月 - 银月的博客

格聂之路(一) - 银月 - 银月的博客

格聂之路(一) - 银月 - 银月的博客

格聂之路(一) - 银月 - 银月的博客

格聂之路(一) - 银月 - 银月的博客

格聂之路(一) - 银月 - 银月的博客

格聂之路(一) - 银月 - 银月的博客

格聂之路(一) - 银月 - 银月的博客

 

绿

    秋天傍晚的平静中,袒露着高原湖泊、河流、湿地透明的皓体,正和一个远远的天空心心相印。 

格聂之路(一) - 银月 - 银月的博客

格聂之路(一) - 银月 - 银月的博客

格聂之路(一) - 银月 - 银月的博客

格聂之路(一) - 银月 - 银月的博客

格聂之路(一) - 银月 - 银月的博客

格聂之路(一) - 银月 - 银月的博客

格聂之路(一) - 银月 - 银月的博客

格聂之路(一) - 银月 - 银月的博客

 

 

在一阵温暖的雨和大雾之后,这里被全部洗净,所有的喧嚷也跟着雾一起走掉。 

格聂之路(一) - 银月 - 银月的博客 

格聂之路(一) - 银月 - 银月的博客

村庄在山谷的臂膀里熟睡了。

格聂之路(一) - 银月 - 银月的博客

格聂之路(一) - 银月 - 银月的博客

格聂之路(一) - 银月 - 银月的博客

格聂之路(一) - 银月 - 银月的博客

格聂之路(一) - 银月 - 银月的博客

格聂之路(一) - 银月 - 银月的博客

走到面前才知道这儿有个县城——德荣县。父亲当年长征走过这里。人们还记着,有个纪念碑。格聂之路(一) - 银月 - 银月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7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